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迪 > 希腊左翼总理准确归来 | 欧疆雅典纪事

希腊左翼总理准确归来 | 欧疆雅典纪事

9月20日,希腊新一轮大选结果公布,上届政府执政党激进左翼联盟(SYRIZA)以出人意料的35.6%的得票率得以连任,并继续与上届联合政府的成员、得票率3.69%的独立希腊人党组建300人议会中占155席的联合政府。这是希腊五年来经历的第六场大选,一场波澜,总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虽然齐普拉斯在刚刚进行的大选中获胜,达成了自己既定的目标,但无论是民意、反对党的势力,还是选举制度带给权力重组带来的难度,都给齐普拉斯的险胜铺设了重重障碍。

齐普拉斯越过艰难险阻,再次赢得大选,连任希腊总理

首先,这次选举挑战了他的政党对民众的凝聚力和号召力。SYRIZA从六年前大选时支持率不足5%的小党一跃成为2015年初的大选赢家,做出最大贡献的并不是政党本身的出色成绩以及号召力,而是近几年财政紧缩、政府的碌碌无为、泛希社运党和新民主党轮番执政让国家政坛失去活力等种种因素给民众带来的失望感——大多人心里的想法,其实是“我们的情况已经没有变坏的余地了,不如把这个国家交给一帮全新的人,让他们去闯”。

但在这个年轻政府执政的7个月里,希腊先后经历了与债权人谈判破裂、银行停业、资本管制等一系列风波,人们渐渐意识到,把一个破败的国家交给一帮缺乏经验的人管理,真的会雪上加霜。于是,那些从传统大党转变到SYRIZA的人又慢慢分散到了自己原来的党派中,而SYRIZA党的民调支持率从大选时的36%一路下跌到大选之前的26%左右,也就不足为奇了。甚至,在投票现场的出口民调,去除了没有投票的选民的干扰,他的支持率也仅有32%,比第二名新民主党只高了1.5%。

其次,大选中,其他政党的实力也得到恢复。新民主党作为希腊传统上实力最强的党派,在整个希腊危机期间政治参与度也一直最高。前任主席萨马拉斯作为总理,用严苛的紧缩措施,带领着希腊走过了危机最严重的几年,民众对于紧缩的反对,无形之中转移到了他和新民主党身上,而2015年一月的大选失利和这一事实也不无关系。但是在经过了初夏的一系列事件后,萨马拉斯辞去新民主党党魁职务,把帅印交给梅依马拉基斯,后者在近期的电视辩论中舌战群儒,给关注这些节目的希腊人民以及一直以来都对新民主党抱有信心的人一丝新的希望。在大选前期的民调中,新民主党的支持率也多次超过SYRIZA党,大选获胜一度呼声甚高。

希腊人五年内已经经历了六次大选

齐普拉斯辞职并宣布举行大选,最主要的原因是要将自己党内的分裂因素排除,而所谓的分裂因素,就是比齐普拉萨斯更为激进更为左派的前能源部长拉法扎尼斯。这个一直鼓吹退出欧盟退出欧元区的内阁成员,在齐普拉斯与国际债权人谈判焦头烂额的时候,在后院点了无数场火,并带领三十多名党内议员给自己的党魁投了反对票。虽然最后在反对党(新民主党)的支持下援助协议在希腊议会得以通过,但是失去了多数票保证的齐普拉斯,即使不大选,接下来也没有能顺利执政的希望。

因此,齐普拉斯重新举行大选,让党内激进势力独立出去并成为可能无法进入议会的小党派,就势在必行了。虽然拉法扎尼斯新成立的人民联盟现在的支持率仍然不高,但是他成功把曾经齐普拉斯钦点的议会主持人,佐伊·康斯坦托普鲁,招到了自己的政治集团里。这位强势的女政客,迅速为这个新党积累了人气,虽然几天之内将人民联盟发展成大党不现实,但吸收一部分SYRIZA的选票,却也绰绰有余。不过就此次大选而言,人民联盟党的得票率确实只有2.85%,低于3%的入议会线,所以齐普拉斯这步棋下的也算是有惊无险。至少这样一来,他在自己党内的统治力算是保住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希腊选举制度的复杂性也给齐普拉斯的权力重组增添了难度。年初的选举中,虽然选民支持率比第二名高了8%还多,他依然需要和独立希腊人党结盟,才能组阁并拥有议会多数;而当这次大选结果正式出来以后,虽然SYRIZA党的得票率有35.6%,依然比第二名的新民主党硬生生多了7.5%,在300人的议会里却也只有145席,不构成多数,只能再次与自己先前的同盟,也就是独立希腊人党合作,以组建占议会155席的政府。也就是说,获胜的齐普拉斯,带领着不再内部分裂的政党,却依然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说话。

此次大选的选票结果,信息图来自《经济学人》

好在,不管是SYRIZA还是新民主党都支持履行与国际债权人的协议以及接受援助、继续现有政策。所以,这次大选给希腊带来的不确定性甚至不如几个月前的那一场公投闹剧要大。

此次得以连任,对于齐普拉斯来说,是险而又险得度过了他政治生涯里的一个大坎儿;但对于已经在6年里第5次为大选投票的希腊人来说,任何人上台,都难以再建立起对希腊政坛的希望。

从这个角度来看,仅仅54.7%的选民投票率(2015年1月大选的投票率是63.8%),要比哪一个党的支持率高,更值得思考。换句话说,这次齐普拉斯能顺利连任,并不是因为人民对他的期望多么高,而是他们实在不想再将希腊送到那些把这个国家推向深渊的老政客手上;而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大选与民主,在这个深陷危机的国家里,无非是政客们为了排除异己所玩的游戏而已。



推荐 17